修缮做到最小干预、修旧如旧箭扣长城保持“野味”

修缮做到“最小干预” 箭扣长城保持“野味”

2772米长城段、17座敌台敌楼未来三年将按“修旧如旧”完成修缮

箭扣修旧如旧的一个具体体现,是新料用得少多了。

一位施工单位负责人说,之前修长城,地面要修得非常平整,有缺砖的地方就补上新砖,旧砖碎了也会挖走再补新料,平均修1米要花费1万元,成本很高。但是现在修缮的思维变了,很多修缮点段并不用大修。

箭扣长城的修缮,体现了长城修缮思维的转变。

4月16日,记者站在箭扣二期修缮现场抬眼望去,这段长城与别处的不同之处,除了险峻,还有城墙上的树。按照以前的修缮要求,这些树都要清理。但如今,经评估对城墙健康没影响的树,在修缮过程中都尽量保留。

新料用得少了 残砖、断砖继续使用

用“绣花”功夫精细修缮箭扣的同时,另一些长城点段面临更危险的境地。

修长城用的新砖都按古法烧制,尺寸与明代城砖保持一致。程永茂行走在“鹰飞倒仰”和“北京结”之间的长城上,感觉几乎看不到新料的使用。

全国将借鉴箭扣砖长城修缮经验

这是人和现代社会之间不能回避也无法忽略的问题!这是一个底层的基础性问题!再拿流浪地球举例子,如果电影中的主角团们不是开卡车,我想会少浪费很多时间,也没有一部分剧情了。为什么要让那个年代的人还在开卡车,是因为现在的人能想得到开卡车是什么样的,开卡车能安排上什么情节和故事,但我们无法真正想象在很远的未来,那时候的交通工具会是什么样的,也就更无从把剧本情节构架在这之上,所以这其实是在为剧情服务。然而这样的科幻实际上不是在讲未来的故事,而是把今日的内核放到一个未来世界而已。

63岁的程永茂师傅修了15年长城。他是古建修缮兴隆门第16代传人,师祖就参与过明长城的建造。在他眼中,今天修长城与往日大为不同。

解决排水、坍塌问题能延长长城寿命

自然侵蚀风化,加上人为活动破坏,使得箭扣长城健康状况堪忧。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董耀会曾多次登临箭扣,在他印象中,箭扣长城非常残破,很多点段墙体、城砖松动,濒临垮塌。

箭扣的修缮,也在探索适合长城的新机制。

而如今,最小干预、原状保护终于成为国家层面的总体原则。董耀会说,所谓最小干预,有三个关键点——最大程度保存文物本体存量、历史信息,以及保证工程质量。

前路漫漫,唯有砥砺前行才是对家人最好的报答。关于希望,关于取舍,关于承若……人一直都在寻找家园,也一直在流浪。有点遗憾,这些流浪地球里都没有,但是,有的是国内科幻电影的特效巨作和高质量的科幻画面感,这是多少年来从未感受过的国产科幻效果,这也是值得鼓励的。三体这本书重新带给我不一样的感受。敬佩科幻小说作家的头脑,刘慈欣在三体里用几十万字的构思,在脑袋里组织成了一个新的地球,用科幻的方式去描绘末日题材,“流浪地球”带有一点浪漫色彩。

全国长城中,墙体设施保存比例为1/2以上,墙基、墙体留存比例为3/4以上的,属于保存现状较好的长城点段,仅占总数的12.3%。有大量的长城需要修缮。

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说,长城经过长期的自然、人为作用,已经呈现出以遗址为主的面貌,绝大多数点段应按考古遗址进行现状保护。价值突出、具备开放条件的长城点段修缮时,要按照不改变原状、最低程度干预原则。

“修得太新就没那种感觉了”

在箭扣二期修缮现场,拆出来的旧城砖和新城砖分开码垛,用指示牌标明“身份”。实际使用中,能用旧砖的优先使用旧砖,以保留旧貌。

怀柔区箭扣长城二期修缮工程正在开展。今年2月,国家文物局正式批复箭扣长城东段和南段修缮方案。箭扣二期之后,未来3年,合计2772米的长城段和17座敌台敌楼也将完成修缮。箭扣的修缮探索了多种模式创新,未来可供全国长城尤其是砖长城修缮借鉴。

舒小峰介绍,北京已经制定了未来5年抢险计划,每年开工10项以上抢险工程。今年的抢险工程将积累经验,向全市有长城分布的6区推广。

对于科技推动整个社会现实、社会行为的能力缺失成为桎梏优秀科幻作品的关键因素。简单来说就是只能想到未来的一个点,却没有想到由一个点延伸出的一条条线和一个面。我们说回题目本身,科幻片有两个主要要素!烧脑和特效,我们纵观整部《流浪地球》,特效是没有问题的,这也是他的票房成绩可以如此之高的主要原因,通篇剧情通俗易懂,没有太过烧脑的地方,这既是优点也是缺点!而与之对应的好莱坞科幻大片,无论是烧脑程度还是特效,是绝对不亚于《流浪地球》的,甚至可以说要远胜!

例如,大部分工程项目都要求设计与施工分开,但是箭扣长城探索设计施工一体化。宋新潮说,长城保护不是普通工程,是一个研究过程,实施中需要及时调整,设计要深度参与施工。

像八达岭那样修缮得规整的长城,将不复多见。宋新潮曾说,各地不能把长城固化为八达岭长城的样子,或按照八达岭长城的样子来修,应该要尽可能原状保护。

“箭扣的修缮对全国砖石长城有直接借鉴意义,包括技术、材料、方法,以及发挥修复人员的主动性、创造性等。每一段长城情况不同,不能说箭扣会提供一个准则,但一定会积累很多经验。”宋新潮说。

国家文物局期待箭扣长城的修缮,能成为全国长城尤其是砖长城修缮标杆示范工程。选择箭扣,是因为这段长城“病害”种类比较集中,涉及点段、敌楼、砖石等多方面,是“最难治”的地方,可以作为砖长城修缮的典型。

他说,修长城的砖太贵了。现在北京烧砖的工厂都关闭了,城砖要从山西定制。这些砖生产出来再运送到箭扣长城脚下,每块成本约16.5元。另外,运输成本也非常高昂。城砖到了长城下的村子以后,施工人员利用农用车将砖块从小路推到山脚下的堆料点,每块砖运送成本约1.5元。城砖上山,需要依靠骡子来拉,每块砖运输成本约3元多。最后上长城的一段路,只能靠工人师傅肩扛手提。

“那是冲突非常激烈的一次,后来各地文物部门越来越多地接受了最小干预的理念。”董耀会回忆,2016年,在一场关于长城保护理念的论坛上,河北文物部门反思了紫荆关修缮的方式,认为有些做法并不恰当。

《长城保护总体规划》提出,长城的保护要“真实、完整地保存长城承载的各类历史信息和沧桑古朴的历史风貌”。所谓各类历史信息,宋新潮说,不是说要恢复长城建造时的面貌,而是应保留各个时代的损坏、保护痕迹。

今年年初,《长城保护总体规划》印发,明确长城保护要坚持“预防为主、原状保护”原则,妥善保护各时代遗迹,避免不当干预,不得重建或借保护名义“新建”长城。

我们需要冷静,尤其这样的高光时刻,更需要冷静,冷静的让《流浪地球》慢慢消热,让更多的科幻片层出不穷才是正事。人和机器的关系如何?在发生冲突时是人来决定还是机器进行决策?机器决策过程中道德考量如何界定?这些问题都是近期波音飞机坠机之后需要引起人类注意的!流浪地球里也出现了类似的抉择问题,根据计算人工智能认为放弃地球是最好的决策,但人类认为不是,冲突中人类摧毁了人工智能,并最终取得胜利!这是完美的结局,但是如果人类决策失败了哪?我们是相信冰冷的数据和无情的逻辑?还是任由情感和直觉做出抉择?

施工人员在整理和挑选拆出来的旧砖,尽量继续使用。

以最小干预修缮长城的理念,过去曾落于下风。董耀会记得,2004年河北紫荆关长城修缮时,究竟是保持原状还是恢复新建时的面貌,曾引发激烈冲突。紫荆关长城被质疑修旧如新,甚至局部以石块砌筑的虎皮墙代替砖砌墙体,破坏了原始风貌。

宋新潮进一步解释称,如今修缮长城须遵循“最小干预、修旧如旧”的理念,“修长城不能仅关注长城本身,长城是壮美山河的一部分,要与四周风貌结合起来。”

从“鹰飞倒仰”到“北京结”长744米,是箭扣长城最险的一段,有些地方坡度达80度。这段长城被规划为箭扣长城二期修缮工程,去年启动,预计今年第三季度完工。去年起,作为箭扣长城修缮技术负责人,程永茂便一头扎在这里。

遵循“最小干预、修旧如旧”的理念

程永茂走在长城上,地面上有不少坑坑洼洼的地方。他指着这些坑告诉记者,如果影响不大,现在就不去主动修复,保留原状。“大家看惯了野长城,修得太新就没那种感觉了。”

这种“最小干预、修旧如旧”的修缮理念,曾长期在争论中处于下风,现在才逐渐被广泛接受。

而在资金方面,箭扣修缮扩大了资金来源,首次引入社会基金参与长城修缮。“长城修缮是个长远工程,工钱怎么算、料钱怎么算,怎么让施工方有利润,都需要创新机制。”宋新潮说。

据国家文物局统计,长城遍布我国15个省(区、市)的404个县(市、区),各类遗存总计43000余处(座/段)。

我不管怎么去回味,总归能感受到作者带有一点点的浪漫情怀,漫长宇宙里人类总归会相信希望,即使我们陪着地球一直流浪。还没看原著,不知道“火种”的设定,一直在想怎么实现。或许把受精卵放进孵化箱,全自动程序,剔除发育不良。假设文明数据储存无限大,适龄儿童按人种民族分一个个隔间,全息投影杜比环绕接收知识。识别适合各类职业的人群,专门培养。我觉得当今的科幻作品仍旧没有办法全盘思考。比如说流浪地球,很那相信在掌握了聚变技术的科技时代,人们居然还在开四轮卡车。

年初,《长城保护总体规划》发布,其中确定了“预防为主、原状保护”的原则。这意味着,未来长城修缮,都要最小干预、保持“野味”。

箭扣长城是明代万里长城最著名的险段之一,一直没有修缮完成和开放,却成为游客热衷探险的一条经典“野长城”线路。

真正描绘未来的作品,就是需要能够通过一两个核心设定,推演出整个新世界的面貌的逆天能力,目前我只看过屈指可数的作品达到或勉强达到这种层次,而且几乎都集中在赛博朋克这种近未来风格里面。原因其实也很简单,写科幻写未来,你设定的时代距今越久,就越不自量力。那种动辄500年1000年以后的作品可以说已经完全是建立与空想之上了,并且无法自圆其说。桑尼的优势我觉得是比较贴合实际的,看着很有感,但是那个掉到王良四号的宇航员我就觉得看看就好。

对箭扣的修缮近年陆续启动。2016年至2017年,经过1年施工,1003米的箭扣长城一期修缮完成,包括敌台3座、敌楼2座。

依照古法制作的长城砖至今还只能依靠骡子运到长城修缮处。

这一原则也是对长城“过度修复”行为的纠正。

“以前是按照工程标准把每一段修好,但现在要想着怎么恢复风貌,得多琢磨琢磨。”程永茂说。

在箭扣一期修缮工程中,20多万块砖就这么运上了山。

即使是残砖,也有大用途。在一些已经修好的墙上,最上层的城砖并非完整的砖块,有大量残破的断砖。一眼看上去,显出参差不齐的状态。这是有意为之,既让残砖继续利用,也能保持长城的沧桑感。

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透露,北京正研究建设北京长城修复中心,由专人长期研究如何修长城,中心既研究修长城的技术、方法,也研究长城的历史文化,是一个综合的研究中心。“北京长城修复中心如果建成,对于总结和推广长城修缮经验,会起到很大的作用。”

今年,北京市文物局在全市选取了10个点段,开展抢险加固。这10个抢险点段位于密云、怀柔、延庆三区,每区三到四个点,已经面临突然坍塌的风险。